安徽时时彩走势图预测
中國財經網首頁- 新聞- 體育- 產業- 財經- 時尚- 科技- 娛樂- 汽車- 房產- 旅游- 論壇- 教育- 會議- 文化- 游戲-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購- Rss | 注冊-登錄 |會員中心
中國財經網 > 法制 >關注 >正文

司法博弈再升級:“紅牛案”仍在等待戈多

2019-01-05    來源: 中國財經網  跟貼 0

  (記者周艷報道)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國際商事法庭的一則公告,再次把“紅牛案”拉到公眾視野。
  2018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國際商事法庭在其官方網站進行了“權威發布”,對第一國際商事法庭和第二國際商事法庭(下稱“國際商事法庭”)受理的案件進行了公告,其中第二國際商事法庭受理的,正是中國紅牛與泰國利益分歧方的相關案件,根據媒體報道,這些案件背后真正的當事方是嚴彬控制的華彬集團(下稱“中華彬”)和許馨雄家族控制的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下稱“泰天絲”)。
  據悉,此次國際商事法庭受理的案件,均是在地方法庭已被受理的案件,有的案件受理時間已經達到兩年。此前關于國際商事法庭的專業媒體報道特別少,本次由于“紅牛案”備受矚目,“最高人民法院國際商事法庭”也成為媒體普遍關注的焦點。媒體在報道國際商事法庭受理“紅牛案”時,大多數媒體使用了“提審”(提級審理)一詞,而記者在該法庭官方網站看到,其公告題目是《最高法院國際商事法庭已受理一批國際商事糾紛案件》。為此,記者聯系了國際商事法庭官方網站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公務聯系電話,接聽電話者表示不太了解情況,建議聯系最高人民法院宣傳部門。此后記者嘗試聯系最高人民法院宣傳部門未果,遂通過該法庭官網公布的國際商事專家委員會專家委員名單,與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萬猛取得了聯系,萬猛聽了記者介紹情況,表示自己作為專家不方便接受采訪,但建議記者,國際商事法庭一般會在公告開頭明確表明受案依據。記者查閱國際商事法庭官網,發覺公告列明的依據是“最高人民法院國際商事法庭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條、第三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設立國際商事法庭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之規定,正式受理一批國際商事糾紛案件。”
  為此,記者采訪了北京外國語大學王文華教授,王文華表示,依據我國《民事訴訟法》,最高人民法院可以管轄在全國有重大影響的案件,“紅牛案”中任何關聯案件都會撬動國際國內各方權利主張者神經,由最高人民法院受理完全符合法律規定。商事法庭發布公告使用“受理”一詞,可能因為是商事法庭接的第一批案件,由法庭直接發布公告,依據相關法律條款規定的專門術語更為妥當,同時,不使用“提審”,也可以避免案件受到更多公眾判意的影響,國際商事法庭實質上的提審,也反映了紅牛案各權利主張方之間司法博弈正在升級,引起了司法機構的特殊重視。
  一位熟悉中國紅牛的人士告訴記者,中國紅牛一直努力推動諸多“紅牛案”集中審理,為此,向政法機關和司法機構進行陳情,表明分歧各方向多個自身更信任的地方法院提告,由于案件之間互相關聯,涉及的證據也非常絞雜,容易造成多個碎片化、割裂化的裁判結果,不但容易造成司法資源浪費,而且裁判過程中多方依據裁定事實引述,大打媒體口水仗,特別是這種國際商事案件,對當前我國樹立法治環境的導向有較大影響。有一位曾參與過中國紅牛打假業務的法律工作者表示,尋求集中審判,是中國紅牛努力的一種方向,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紅牛信任中國法治環境,另一方面是中國紅牛對自身證據優勢充滿信心,該法律人士表示,中國紅牛向中國相關政法機關遞交了泰天絲侵害中國紅牛的依據,其中包括泰天絲作為股東方將中國紅牛視為敵對品牌,曾向中國走私泰國紅牛產品多達5億多罐,以及泰天絲作為股東方,在合營期限未滿前,簽名向市場監管機構提出合營到期警示,以沖擊中國紅牛市場,還有泰天絲曾在海南設廠,強制中國紅牛購買海南工廠不符合中國食品監管標準要求的產品等。
  記者為此聯系了華彬集團董事長法務中心執行主任周昱邈,向他求證華彬集團是否尋求集中審理紅牛案一事,周昱邈建議記者聯系中國紅牛法務總裁張磊了解。張磊表示,中國紅牛絕不跨越任何司法界限尋求解決辦法,目前只能依照國家司法機構的決定采取應對。對于記者詢問泰國紅牛產品曾大量走私進入中國一事,張磊表示情況基本屬實,但這屬于國家相關執法機構查處范圍的事項,與國際商事法庭的提審并沒有直接關聯,并表示,嚴彬和其管理團隊曾為泰國紅牛產品與其它東南亞紅牛產品被大量走私進入中國一事,曾與許書標家族在香港、泰國進行過艱難的談判,這些問題也可能為雙方矛盾埋下了導火索。張磊向記者出示了一份《中國紅牛關于泰國紅牛產品走私的材料匯編》,其中一份文件件號為“2006年第18號”文件顯示,原“國家質檢總局根據有關舉報線索……發現存在一些旅客每日多次出入口岸、攜帶食品入境銷售的現象,攜帶泰國產‘紅牛’飲料入境銷售情況尤為嚴重”,并在隨后公告中要求,“經常進出境的邊境居民、短期旅客,其隨身攜帶食品以旅途必須應用為限制,每日每種限1箱。超出限量的,視為貿易行為”。
  在另一份標號為“2006年第45號”的文件里,原國家質檢總局直接規定“自即日起,禁止進口泰國產‘紅牛飲料’”。隨后在另一條規定,“旅客攜帶泰國產‘紅牛’飲料只能作為該旅客本人旅途自用,且每人每次限帶2罐。超出限額部分,由口岸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作銷毀處理”。
  張磊向記者說明,截止2005年底,中國紅牛在生產、經營方面投入多達54億元,其中廣宣投入7.6億元以培育市場,一直到2004年實現局部盈利,2005年實現全國除廣西、新疆等地的全面盈利,結果2005年后,泰國紅牛產品在中國市場成熟后,大量向中國進行走私,導致中國紅牛產品受到巨大沖擊,中國紅牛向國家監管部門投訴后,監管部門第一次認為應當警示,因此“限帶1箱”,但結果發現根本起不到限制作用,因為相關口岸距離太短,大多數短途居民多次跑步通關,特別是老人為獲得每箱收益,幾乎以攜帶1箱為業,最后國家監管機構被迫直接禁止。
  記者注意到,兩份文件落款時間一份為2006年2月17日,一份為2006年3月24日。在張磊出示的材料中,記者找到中國紅牛向原國家質檢總局的投訴材料,投訴材料包括了圖片和視頻,在材料中中國紅牛以圖片和視頻作為證據,以某海關8時至24時開關時間為單位,算出平均每天通關約2500-3000人,每人攜帶1.5箱計,每分鐘通關多達60余箱,由此計算一年通關約525600箱,此種銷售量使得中國紅牛每年損失約7.5686億元人民幣。
  對于記者詢問是否中國紅牛將走私等行為作為矛盾起源,表明雙方案件的復雜,推動集中審理,張磊表示不置可否,他認為案件集中審理,應該是司法機構純粹依據法律及國際影響,依法采取的管轄措施。
  為了對相關情況作詳實了解,記者通過多方尋找,聯系到泰國天絲方在中國的代理律師劉先生,劉先生表示對提審情況已經了解,但接受采訪需要得到客戶準許,并表示,其客戶在中國有專門的公關公司,建議向公關公司或客戶直接了解。
  對于是否因泰天絲作為股東,在合營期未滿之前,向相關市場監管機構出示材料,表明不再續期,由此沖擊市場,損害公司權益一事,有熟悉中國紅牛和泰紅牛方面的人士,向記者出示一份帶有紅牛商標的中英文文件,文件名為《關于提請關注紅牛保健食品批準證書相關事宜的請示》,其報文單位是北京某食品檢驗中心,該文件有泰國天絲的蓋章,以及泰語簽名,落款時間為2015年6月30日。
  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曾友詳向記者表示,“作為股東提前3年實施不利于公司的實際行為,涉嫌嚴重危害公司利益”。記者向張磊求證是否知情,張磊僅表示“這是一個長期的謀劃,中國紅牛合營期限是2018年9月,從來沒見過股東這么長線布局危害公司利益的,這顯然表明泰天絲實際只是名義股東,將中國紅牛實際一直視為敵對產品”,張磊說。
  此前有媒體報道中國紅牛一直主張的“50年協議”文本,記者為此向華彬集團董事長法律服務中心執行主任周昱邈求證,周昱邈向記者出示了該協議文本。記者看到該協議系由中國食品工業總公司、深圳中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泰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或經政府批準的其它名稱的公司(下稱“中國紅牛”)、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四方簽訂。在該協議中,約定了四方一致同意,只有中國紅牛(原條款使用“丙方”)有權在中國境內生產、銷售紅牛飲料。中國紅牛(原條款使用“丙方”)和泰天絲(原條款使用“丁方”)均不得在中國境內生產或承包給其它公司生產或銷售紅牛飲料同類產品。后續條款也約定,“丙方同意十五年內每年向丁方支付銷售額百分之三的提成費,按月支付。”該協議也規定,“丁方為保證海南紅牛飲料有限公司不能銷售紅牛飲料系列產品,只為丙方生產紅牛飲料產品,海南紅牛飲料有限公司可以為其它公司生產其它飲料”。關于協議有效期,記者看到協議書約定“本協議有效期五十年,自簽字之日起生效”。
  張磊解釋說,因為當時各投資方約定,只有中國紅牛具有在中國境內生產、銷售紅牛飲料的權利,為此嚴彬尋求中國食品總公司支持,獲得了“藍帽子”(保健食品許可證),又找到了深圳的國資通道企業,因為許氏家族原來試圖通過進口或在海南建廠生產的紅牛產品,不符合中國當時食品關于添加劑的行業標準,中國紅牛建立后,是嚴彬個人尋求中國食品協會支持,重新研制配方,才獲準建廠生產。在一切條件達成的前提下,因為泰天絲除了實際未進行任何實質投入,因此特別約定每年支付提成費,十五年支付完畢;對于海南工廠強制銷售給中國紅牛的產品,每次運到后,嚴彬親自開壓路機直接銷毀,絕不允許一瓶海南工廠的不合格產品進入市場。
  周昱邈表示,中國紅牛建立時,泰天絲并未實際出資,只是名義股東,而泰紅牛在嚴彬出讓1%股份作為許書標先生去世安慰其遺孀之前,無論公司還是股權,都由嚴彬實際控制。在出讓1%股權后,許馨雄承諾絕不介入中國紅牛事務后,嚴彬才將泰紅牛相關法定要件交付給許馨雄家族。也有熟悉中國紅牛和泰紅牛的人士向記者進行了同樣說明。
  記者查詢泰紅牛相關登記信息后發現,嚴彬之女嚴丹驊,現在仍然是泰紅牛第一個人大股東,嚴彬家族在泰紅牛持股達49%。
  周昱邈向記者出示了幾份材料,記者發現泰天絲所持中國紅牛相關股份,系由嚴彬通過一家香港公司轉移實繳。
  記者就中華彬主張的“50年協議”采訪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商法室副主任趙磊研究員,趙磊表示,依據當時的外商投資法律,主要投資方、商品要素提供方、實際商品生產方對產品專有生產權、銷售權、商品要素、合營年限進行了授權性約定,基于政策變遷頻繁,因此當時投資風險是比較大的,真正的投資方一方面要尋求通道企業,還要進行實質投入,并全面承擔風險,只有獲得專有生產權,以及較長經營時間,才可以有穩定的經營心理。因此可以理解一方面約定只有中國紅牛才是紅牛飲料惟一合法生產和銷售方,同時約定合營50年作為各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從協議內容看顯然泰天絲理解這種情形,因此并未把合資生產方當作真正參股公司,因此使用了“提成費”一詞,也就是說,對價支付完“提成費”,商品生產方已經完成了主要對價義務。可能是后期經營獲益超出了雙方想象,在主要控制人發生變化后,導致了新的利益主張。
  周昱邈向記者表示,事實上許書標先生去世前,盡管中國紅牛與泰天絲因強制購買海南工廠產品、走私等有爭執,但還在可控范圍,但許書標先生去世后,新的繼承人與某國際著名投行一位姓顏的新加坡人士獲得一致:在中國市場已被中國紅牛培養成熟的前提下,試圖清算已對價支付完提成費、僅向泰天絲購買香料的中國紅牛,重新建立一家新的紅牛產品公司。
  記者通過工商查詢發現,的確存在廣州曜能量飲料有限公司,注冊地為廣州市越秀區越華路112號2704單元。據悉,該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曾在美國高盛私人財富管理部工作的顏勇毅(GAN YONG AIK),泰國天絲業已授權該公司生產一款名為“紅牛安奈吉”的飲料,而且根據流出的產品照片,該款紅牛與中國紅牛金色罐裝的包裝極其相似,僅將產品下排的品名由“紅牛維生素功能飲料”變為了“紅牛R安奈吉飲料”。
  王文華教授表示,合作雙方訴諸司法,意味著利益紛爭階段內不可調和,但對于具體商事案件,一方并不能因為另一方市場不法行為或不道德行為要求提審。提審應該是司法機關依據管轄權采取的自主行為,同時被提審并不意味著速裁,還存在商事法庭對原案件擱置理由的判斷、案卷移送等復雜程序,因此“紅牛案”雙方只能是繼續“等待戈多”。

    文章轉自:http://www.southmoney.com/caijing/gongsixinwen/201901/2871941.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自網絡,發布本文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 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資理財需謹慎,切勿輕信投資承諾,本站與任何網上投資行為無關。

中國財經網 www.fteek.tw 責任編輯:21

關于

 你好! | 會員中心 | 退出
驗證碼:
首頁- 新聞- 體育- 產業- 財經- 時尚- 科技- 娛樂- 汽車- 房產- 旅游- 論壇- 教育- 會議- 文化- 游戲-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購-
北京互聯網違法不良信息舉報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主編信箱 給中國財經網提意見 新聞地圖 
誠聘英才- 版權聲明-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站內公告-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財經網版權所有
©2010-2011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预测 特区网南国七星彩论坛 胆是什么功能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彩票3d稳赚 天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精确胆码 大富贵斗牛挂 时时彩上上计划 重庆时时彩破译 白沙娱乐场网投怎么注册